提示:请记住爱游戏最新网址:xiufuzhongxin.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爱游戏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母媚女娇全文目录

路成垒5592万字8950人读过连载

《母媚女娇全文目录》"难道一个人得有一张许可证才能在这儿过夜吗?"K问道,似乎想弄清楚自己所听到会不会是一场梦第一"这样,就又需要给爸爸找一种他还能干的活儿,至少要让他相信,他干着帮助一家人洗刷罪的活儿。这样的活儿并难找,事实上,什么事总不会比坐在波尔图赫园子里那样更没用了吧不过我找到的,倒是一真正能给我小小希望的情。官员们、职员们或其他任何人每次谈到我的罪行的时候,他们总只提我们侮辱了索尔蒂的信使,此外就没有人敢说什么了。这么着,暗自转念,既然舆论(管仅仅是表面上的)只为是侮辱了信使,那么尽管这仍旧还是表面上原因,只要有人向这个使赔礼道歉,什么事情就可以解决了。人家告我们,实际上没有人对们提出过什么控诉,因也还没有哪个部门受理这件事,所以就信使个而论--如果没有任何其他问题的话,--他是有权宽恕阿玛丽亚对他的辱的。当然,所有这些都不可能起什么决定性用,不过是个形式罢了除了形式以外,再也变出什么花样来,可是爸却会因此高兴起来,还以阻止那群官吏再去折他,这样我们也就心满足了。首先,自然要找那个信使。当我把我这计划告诉爸爸的时候,头他听了很生气,说实的,他已经变得十分固,一个理由是,他坚决为--这是在他生病时候发生的,--是我们拖了他的后腿,结果才功亏篑,先是我们不给他钱接着是逼着他躺在床上另一个原因是,他已经全不能理解任何新的主了。我的计划还没有说,就被他推翻了,他坚认为他的工作还是继续波尔图赫的园子里等候而他现在的情况又不能己每天跑到那儿去,于便要我们用双轮手推车他去。但是我没有让步而他也渐渐地接受了我主张,惟一使他苦恼的点是,他得完全依靠我这件事,因为只有我一人看见过那个信使,而不认识他。实际上所有信使彼此都很像,我自也没有把握是否能认出个信使来。我们马上便赫伦霍夫旅馆去,在那侍从中间找那个信使。个信使当然是侍候索尔尼的,索尔蒂尼已经不到村子里来了,可是这老爷们是时常更换侍从,你也许很容易就能从外一位老爷的侍从中间到我们要找的那个人,使找不到他本人,你或也可能从其他侍从那儿听到一些他的消息。当,要达到这个目的,就要每天晚上都呆在赫伦夫旅馆,可是不论什么方,人们都不大乐意看我们,更不用说像赫伦夫旅馆这样的地方了;们又不能像花钱的顾客样上那儿去。可是后来们终于发现我们还有一用处。你知道,对弗丽来说,这些侍从是一班么折磨人的家伙,他们多数实在并不是喜欢叫嚷嚷的人,但是因为活太少,都给纵容坏了,成了懒汉--'但愿你像侍从那样过得称心如意',这是官员们祝酒时最说的一句话,--的确,从日子过得悠闲自在来,侍从似乎是城堡里的正主人,他们也知道自的尊严,在城堡里,他的一举一动必须符合规制度,所以他们不苟言,一本正经,这种情形家告诉过我好几次了,至你在村子里的侍从中,也能隐隐约约地看出种迹象来,只不过是微的迹象罢了,既然城堡规章制度并不完全约束们在村子的行动,他们往就肆无忌惮,变得和城堡里的时候大不相同;他们简直成了一群没控制的撒野的家伙不县照规矩行事,而是任着子胡作非为。你们那种耻的行为简直是无法无,村子还算侥幸,因为们非经许可不准离开赫霍夫,可是在赫伦霍夫馆里,你多少总得想办应付他们哪;比如说,丽达就觉得跟他们打交伤透脑筋,所以她很乐找我去抚慰这些侍从。两年多,每星期至少有个夜晚,我是在马房里这些侍从一起消磨的。初爸爸还能跟我一同上伦霍夫旅馆去,他睡在吧间里,等着我在早晨消息告诉他。可是带给的消息并不多。直到今,我们也没有找到那个使,他一定仍旧跟索尔尼在一起,索尔蒂尼很重他,索尔蒂尼退隐到远的部门里去的时候,一定也跟索尔蒂尼一同了。从我们上次亲眼见他以后,许多侍从也没再看见过他,有一两个说曾经见过他,那可能认错人了。这样,我的划实际上可能已经吹啦但还不能说完全告吹;们没有找到那个信使,是实话,我们上赫伦霍旅馆去和在那儿过夜--或许爸爸对我的怜惜,时他还能怜惜人哩--也不幸地把爸爸给毁了,处于你现在看到的这种况已经有两年了,可是的情况也许还比妈妈好因为我们每天都守着她生怕她就要死去;只是亏阿玛丽亚用了超越常的本领照护着她,她才到今天。可是由于我在伦霍夫旅馆这么干着,果我毕竟跟城堡有了一的联系;当我说我并不悔我干的一切的时候,不要看不起我。毫无疑,你一定要想,这怎么得上是跟城堡的联系呢你想得对,这实在说不是怎样的联系,当然现大部分的侍从我都认识,这两年到村子里来的爷们的侍从,我几乎全认识,这样,要是我能城堡的话,我在那儿就会是一个陌生人了。当,他们只是在村子里的候才是侍从,一到城堡他们就完全不同了,他在那儿可能会不认识我凡是在村子里跟他们打交道的人,他们都会不识的,这是千真万确的哪怕他们在马房赌一百咒,说他们要是在城堡再见到我准会非常高兴那也是一样。再说,这的诺言有多大价值,我经有过经验了。可是这不是真正重要的问题。过侍从跟城堡建立联系并不是我惟一的希望,了这一点以外,我还希并且深信,城堡上一定有人注意我现在做的事--照料侍从人员是一件极端重要而又辛苦的任,--谁要是看到我做的事情,他最后或许会对产生比别人更好的印象他也许会看出,尽管我得这么微贱,但是我这干是在为我的家庭奋斗是在继续实现我爸爸未的宿愿。假如他能这么,那么或许他也会原谅接受侍从们的钱,用这钱来维持我们一家的生。我还获得了一些其他果,这一点,我怕甚至你也会责怪我的。我从从那儿学到许多谋取城工作的途径,不需要经困难的、有时需要好几的官方规定的准备阶段的确,在这种情况下,不是官方的正式雇用人,只是一个私人的半官的雇员,你既没有权利没有义务--最糟的是你没有任何义务,--但是你却有一个好处,那就你在现场,你可以注意利的机会,你可以利用些机会,尽管你不是雇,碰上运气好,自会遇工作,也许当时正式雇不在身边,于是一声'来人哪',你应声跑上去,你就变成了一分钟以前还不是的那种人,变成一个雇员。不过,究竟么时候一个人才能碰上种机会呢?有时候你一子就能碰到,你刚到那,还没有来得及看清形,机会就在那儿等着你,只是很多人因为新来到,甚至还心不在焉,有能抓住这样的机会罢;但是在另一种情况下你也许比正式雇员等的月还要长,半官方雇员久以后,从此就当不上法的正式雇员了。所以就足以使你望而却步,是当你考虑到官方任命经过非常严格的考试,且任何一个家庭出身可的人,未经考试就会被汰,那么,这就算不得回事了;姑且让我们谈最后参加考试的人吧,一连好几年胆战心惊地待着考试的结果,而打第一天起,大家就惊讶问他怎么敢做出这样异天开的事,但是他还是续希望着--要不是这样,他怎么能活着呢?--这样过了多少年以后,许作为一个白发皤皤的人,他才知道他已经被绝,才知道一切都已经去,而他这一辈子也已白白地虚度了。这里,然也有例外,人们就是于这一点才轻易受到诱的。有时候也发生这样事情,有些确实来历不的家伙倒真的得到了任,有些官员简直是不知觉地被那些歹徒迷住了在举行招聘考试的时候他们忍不住要东嗅西闻咂着嘴巴,张大着眼睛命找那样的新进人员,他们来说,好像那种人别配他们的胃口似的,们得严格遵守他们本本写的规章条文办事,才得住这种人的诱惑。但有时参加考试的人并不因此得到任命,而只是限期地拖延准备阶段,完没了,一直到这个苦的家伙死去才完事。所,官方的任命跟这另一途径一样,充满了种种明或暗的困难,因此,个人在从事这类事情之,应该慎重考虑。这一,我和巴纳巴斯可没有记这样做。每次我从赫霍夫旅馆回到家里,我就一起坐下来,我把最收集到的消息告诉他,们一谈就是几天,巴纳斯的活儿也因此耽误了超过了平时需要的时间这一点在你看来,或许该怪我。我完全知道侍们讲的话是不足凭信的我也知道他们并不十分意给我讲城堡里的事情他们总是变换话题,每句话你都得从他们的嘴逼出来,可是当他们开讲的时候,往往又是信雌黄,胡说八道,自吹擂,大家各自编造了荒的谎话来压倒对方,因在黑洞洞的马房里的不叫嚷声中,一个侍从没说完,另一个就插进来七嘴八舌,很明显,从中间你至多也只能找到鳞半爪的真情实话。我所听到的一切原原本本给巴纳巴斯重新说一遍尽管他还没有辨别真伪本领,但是为了家庭的境,他几乎是如饥似渴想听这些事情,他把这切一口气吞下去,并且望再听一些。事实上,纳巴斯正是我这个新计的支持者。从侍从们那再也搞不出什么名堂来。索尔蒂尼的信使找不,而且决不会找到了,尔蒂尼和他的信使一起似乎退隐得越来越远了许多人已经忘记他们是么模样,叫什么名字了因此我常常还得详细描他们的容貌长相,可是管那样,我所得到的至也不过是使我对他说话那个侍从好不容易才记了他们而已,除此以外人们对于他们的情况就么也不知道了。至于说结交侍从的行为,我自没有权力去决定人家应怎样看,我只希望城堡根据我之所以要结交他的动机加以判断,只希能稍稍减轻我家所犯的行,可是我没有受到任这种公开表示。可我还坚持这一点,因为就我说,我看不出有其他机可以使城堡为我们解决何问题。但是对巴纳巴来说,我却看到了另一可能性。从那些仆从告我的故事中--如果说我有这种倾向,那我满脑都是这种倾向,--我得出这样一个结论,那就谁要是能在城堡里效劳他就能为他的家庭做许事情。可是在那些故事,又有哪一点是值得相的呢?这些故事是无法实的,很少是头绪清楚。因为比方说,当一个从--这个侍从我不会再见到他了,或者即使见了他,我也不会认识他--他曾经一本正经地答应要给我的弟弟在城堡找一个位置,或者,假巴纳巴斯有别的事上城去的话,他至少会支持或者协助他--因为根据侍从们讲的故事,那些职人员因为等待的时间久,都变得没有知觉或神经失常了、要是朋友照应他们,他们就完了--这样的事情以及其他更多与此类似的事情都是们告诉我的,这些可能是对我们的警告,可是们在警告的同时许下的言,却大都是信口雌黄但巴纳巴斯却不这样想的确,我提醒他千万别这些,可是单凭我告诉的话,就足够使他支持的计划了。我自己提出种种理由,倒没有给他下多么深刻的印象,而要是那些侍从讲的故事所以事实上这是我自食果。阿玛丽亚是惟一能爸爸妈妈明白的人,我想用自己的这套办法继我爸爸原来的计划,阿丽亚就越不理睬我,在或者旁人面前,她还跟讲几句话,可是我们两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就不跟我讲话了;而在伦霍夫旅馆,我是侍从恣意蹂躏的玩物,在那年的时间里,我没有跟们任何一个人说过一句心话,我从他们嘴里听的只有狡猾的、骗人的者愚蠢的话,所以只有纳巴斯跟我在一起,那候巴纳巴斯还太年轻。把那些事情告诉他的时,我看见他的眼睛里闪光芒,从那时候到现在他的眼睛里一直保持着样的光芒,我感到害怕来,可是我没有停止,为事关重大,非同小可我承认,我没有像我爸那样的伟大然而空洞的划。我也没有男人那样决心。我只是把自己局在弥补我们对那个信使侮辱这点上,我只是要把我现在的这么一点卑的努力看作是我的一份绩。可是,凡是我自己去没有做到的,现在我心用一种不同的方法,过巴纳巴斯来完成。我侮辱了一个信使,并且他赶到了一个更僻远的关;那么,我们就把巴巴斯送去当新的信使,来那个信使的工作可以他去干,让那个信使安静静地爱退隐多久就多,他需要多久才能忘掉所受的侮辱,就给他多的时间,难道还能有什比这更合乎常情的吗?然,我深深感觉到,尽我的计划是多么谦卑,是其中隐隐含有傲慢的味,也许会给人一种印,我们想给当局指手画,吩咐他们应该怎样处私人问题,或者以为我对当局是否有妥善处理个问题的能力,产生了疑,在我们想到这件事该怎么办之前,他们早作出处理了。可是,当我又想,当局不可能对产生这么大的误会,如他们真是这样的话,那是他们有意要这样,换话说,我所做的一切,们不作进一步调查,就它们都推翻了。所以,决不屈服,巴纳巴斯野勃勃,也不愿屈服。巴巴斯在这一段准备期间得那么高傲,居然觉得鞋这个活儿,对他这么个未来的机关雇员来说未免太下践了,是的,甚至跟阿玛丽亚也敢顶了,有一两次阿玛丽亚直截了当地跟他谈起这点。我并不妒忌他的短的欢乐,因为他一到城,他的欢乐和高傲就会失,这是不难预料的。样他就开始了那种滑稽仿似的工作,我在前面经告诉过你了。使人惊的是,巴纳巴斯第一次没有经过多大困难就进城堡,或者更正确地说进了机关,也可以说,个机关就变成了他的工室。那天晚上巴纳巴斯家后把消息悄悄地告诉我,他得到这样的成功当时几乎把我乐疯啦。跑到阿玛丽亚跟前,一抓住了她,把她拉到一角落里,死劲儿吻她,得她又疼又怕,禁不住了出来。我说不出我激的道理来,我们好久没互相交谈了,这件事我是在第二天或者第三天告诉她。可是以后几天就实在没有什么再可以诉她的了。第一次马到功以后,就再也没有什动静了。在这漫长的两里,巴纳巴斯就过着这辛酸的日子。那些侍从我们完全失望,我给巴巴斯写了一张小字条叫带在身边,把他介绍给些侍从,请他们照应他同时提醒他们过去亲口下的那些诺言,巴纳巴往往看到一个侍从就拿这张字条,举在手里,管看到字条的人,有的认识我,有的认识我,是都给他那种一声不响把字条递过去的样子惹了--因为他在城堡里不敢说话,--可是没有一个人帮助他,终究是一丢人的事,幸而后来有个侍从,因为不止一次给这张字条缠得厌烦透,就把它一把扯碎扔进字纸篓……这倒是一种脱,我得承认,我们早这么干,自己获得解脱--我想,他似乎还在说:'你们自己对待信件也是这样。'尽管这回在其他方面毫无收获,但在巴巴斯身上却起了良好的用,如果可以说是一件事的话,那就是他已经早地成熟了,已经成了个少年老成,是的,在些方面,他甚至比许多人还要老成持重,明白理。我望着他,拿他两前还是一个孩子的模样跟他现在的样子比,心常常感到难过。按理说作为一个成人,他无疑能够给我支持和慰藉的可我仍然既没有支持,得不到慰藉。他没有我进不了城堡,可是自从进了城堡以后,他就不要再依靠我了。我虽然他惟一的知心朋友,但可以肯定说,他心里的只告诉了我一小部分。告诉我一大堆城堡里的,可是从他那些故事里从他谈的详情细节里,一点也不能理解为什么些事居然能把他变成这样子。我特别闹不懂的,他原先是一个大胆的子--我们曾经还为此感到不安,--现在成了大人,进了城堡,怎么就得胆小怕事了呢。当然那样毫无益处地整天站那儿等待着,一天又一,没完没了的,看不到丝儿改变的前景,这准把一个男人的志气磨灭,对自己失去了信心,后真的什么事都干不了只会毫无希望地站在那。可是为什么他在开头进行斗争呢,尤其是,然他不久就看出了我是的,那儿也许有那么一点可能改善我们家庭情的希望,但是根本没有现他的雄心壮志的机会因为在城堡里,尽管侍们是那么任性,事情却是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心壮志只能在工作中寻满足,而由于在这样的况下工作本身改进了,心大志就没有任何存在余地了。幼稚的欲望,城堡里是没有容身之地。虽然如此,巴纳巴斯是这样认为,他这样告我,他说他看得很清楚那些官员,即使是准许进去的那个机关里的一可疑的官员,都是大权握而且博学多闻。他们授指示的时候说得多么啊,半闭着眼睛,做着单的手势,只消竖起一手指,就能使那些倔强侍从屈服,侍从们即使到他们的申斥,也都是眯眯的;或者他们在一书里发现了一段重要的节,便会看得出神,尽地方狭窄,这时其他一官员也都会伸长了脖子紧地围着他一起看。这事情和其他同样性质的,使得巴纳巴斯把这些看成是了不起的人物,有这样的感觉,假使他接近他们,引起他们的意,他就可以壮着胆子他们交谈几句,不是以个陌生人的身分,而是一个本部门的同僚的身交谈--自然是一个职位非常低的同僚,--那么,可能给我们家庭带来法估计的收获。可是事从来没有达到这样的地,巴纳巴斯也不敢冒险任何可能有助于达到这地步的事情,虽然他完知道自己尽管是那么年,由于发生了这一连串幸的事故,他已经被推负责赡养我们一家这样个艰难而又责任重大的要人物的地位上了。现我该作最后的坦白了:是你来到我们村子一个期以后的事。我在赫伦夫旅馆听到有人提起这事,可是我并没有怎么意,有一个土地测量员了,我连土地测量员是什么的也不知道。可是二天傍晚--我平常总是在我们约定的时间跑到路上去接巴纳巴斯回家,--巴纳巴斯回家比平常早,他看见阿玛丽亚起居间里,便把我拉到上,他把头搁在我的肩,大声叫嚷了好几分钟他又变成往常那副小孩的样子了。他碰上了一从来没有预料到的事情好像突然之间在他的面展开了一个崭新的世界他简直受不住这种崭新变化给他带来的喜悦和动。可是发生的事情,过是他们给了他一封送你的信罢了。可是这确是他们委托他传送的第封信,也是他第一次接到的任务。"奥尔珈的计K已经支起了半个身子,在他理了理自己的头发,起头来望着这两个人,他:"我这是闯进了哪个村子啦?这儿有一座城堡吗?""请问你打算向谁去申请许可证?"小伙子问他。"从伯爵那儿呀,"K说,"只有这么办啦。"接着,K从奥尔那儿知道,那个速之客就是来找的。是他的一个手受了弗丽达的咐来找他的。奥珈不想让助手看K在这儿;假使后他愿意把这次她们家来串门的儿告诉弗丽达,可以这么做,但不能通过这个助发现这件事儿;一点K同意了。是奥尔珈还请他这儿过夜,等巴巴斯回来,他却绝了,就他本人说,他本来也许可以接受这个邀的,因为夜已经深了,而且时到今,不管他愿意愿意,他似乎已跟这家人连在一了,这儿有供他夜的一榻之地,然有不少原因使感到苦恼,可是虑到这种共同的合关系,这儿终是这个村子里最合他住的地方;他还是拒绝了,手的来访使他惊起来,他感到不理解的是,弗而既然完全知道他愿望,助手们也得应该惧怕他了怎么会又这样搞一起,以致她毫顾忌地派了一个手来找他,而且派一个,这时那一个助手可能还陪伴着她呢。他奥尔珈有没有鞭,她没有鞭子,是有一根很好的条,他拿了过来接着他又问这所子是否还有别的口,穿过院子原还有一个门,不得翻过隔壁花园墙头,才能走上道。K决定走这路。在奥尔珈领他穿过院子的时,K匆忙地劝她用害怕,还告诉说他一点儿也不怪她讲给他听的些小花招,他完理解她耍的那些招,感谢她这样心置腹地把这段事讲给他听,而嘱咐她等巴纳巴一回家,就马上他到学校去,哪是在夜里也得叫去。当然,巴纳斯带给他的那些件并不是他惟一希望,要是那样话,事情可就真对他不利啦,可他也决不把那些件看得无足轻重他会重视它们,不会忘记奥尔珈因为在他看来,那些信件本身更要的是奥尔珈,她的勇敢和持重假使他必须在奥珈和阿玛丽亚之进行选择的话,他是用不着花多时间考虑,就能出抉择来的。在上隔壁花园的墙时,他又一次诚地握了握她的手




最新章节:神偷霸爱庶女狂妃免费阅读全文

更新时间:2021-05-18

最新章节列表
龟甲的情欲超市全文txt
狮王黑色禁药全文阅读
政界人生全文免费阅读
万法独尊全文免费阅读
学霸恋爱羞耻play全文百度云
级品透视全文免费阅读全文
闲妻不好惹全文
大帝姬无弹窗免费阅读全文
江湖美人榜全文
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找个皇帝做老公全文
第2章 花都透视仙医全文
第3章 九黎至尊免费阅读全文
第4章 征服少年小说全文阅读
第5章 禁品乱欲txt下载全文下载
第6章 总裁的俏娇妻免费阅读全文
第7章 天才小毒妃第二部免费阅读全文
第8章 将门嫡女全文txt下载
第9章 重生影后墨少晚上好全文免费阅读
第10章 最强师叔系统全文下载
第11章 倾臣全文阅读耽美
第12章 绝品神算免费阅读全文
第13章 都市修真医圣 全文阅读
第14章 小说陈雨免费阅读全文
第15章 动物的生活全文阅读
第16章 蔗女狂后免费阅读全文
第17章 诱色全文免费阅读落
第18章 欲火重生之恶魔五小姐免费全文
第19章 天价萌妻帝少的心尖宠全文免费
第20章 军婚娇妻撩人百度阅读全文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8011章节
网游动漫相关阅读More+

冰山总裁的一夜情全文免费小说

熊靓宜

绝色肉欲全文txt下载

徐海诺

骆冰全集全文阅读下载

平芬

女市长之非常关系免费阅读全文

宇文个

无谓全文阅读

蔚万亿

冷王圈宠下堂妃全文免费阅读

符凌菘